005.(季雨視角)  

 

  紀雨辰,這個名字從此刻在我的人生道路上。


  「我們到底算是甚麼關係啊?」平復好心情一會後,我轉頭問你。

  『熟悉的陌生人?朋友?我女朋友?』還掛著笑顏的你,最後一句太明顯是惡作劇了好嗎。

  「原來……只是這樣?」帶有些小失望,但你應該沒聽的很明顯,被你知道其實也無所謂。

  『怎麼了嗎?』你一個眼神不安都能將我牽得牢牢得啊--我喜歡你嗎?我會愛你嗎?以後的我們有可能嗎?

  「……沒有。」我收起那些想對你說的話,留著以後再說吧,總有機會的。

  『喔。』句點個頭啦你!『痛!妳還掐我!』當然掐你、掐死你我也願意!

  「哼。我開心不行?」病人最大啦,嘖。

  然後又是沉默。怎麼了?我接錯話了嗎?算了,管你去死。

  靜靜的聽著你又不小心神遊到哪而哼起的歌,其實也沒難聽到哪去,那天你到底是怎麼唱得啊?緊緊抓著你的手,望著那些不斷打在窗上的雨。

  

  如果我們就這樣結束,從此沒有關係,以後會有甚麼結果?

  還是,讓這種曖昧不清延續成我們的愛情?有可能嗎? 

  你會愛我嗎?又會愛我多久呢?紀雨辰。

  我們倒底該怎麼做,才對?

 

  然後我又沒有原因的哭了,沒有聲音,默默的流淚--或許沒有原因的來自於你。

  我不敢看你,想到你,眼淚只是越掉越兇而已,原來現在的我,還是想要再談一場屬於我們的愛情、過一場屬於我們的生過……

  哭也好笑也好,有你就好--

  我以為我不會就這麼懦弱,但我還是控制不了我自己就一頭栽進你懷裡,而你一句話也沒開口,我不禁想:你會知道我這衝動的理由嗎?

  眼淚染濕你的衣服,你卻只是默默安撫著我。

  你靠在我耳邊,吐出了我意想不到的三個字,這算是願望實現了嗎?我笑了出來。

  『妳、妳笑甚麼?』你的臉上染上暈紅。

  「真的嗎?」我裝無辜的,「該不會是耍我的吧你這傢伙。」這一天,是我最值得懷念的一天,大概吧。

  『才、才沒有。』你笑著把我抱進懷裡,你久違的溫柔。『那妳呢?』你報復似的捏了捏我的臉。

  「那……項鍊先還來。」我伸出手,等你給我的回應,昨天被你搶去的項鍊你可還沒還呢!

  『可以,』你那不懷好意的笑榮,『有條件。』禮多必有詐。

  「哦?說來聽聽。」反正總不可能是要我去死吧?

  『親我一下就還妳,要不要?哦,是要親嘴喔。』容許我再次收回我說你溫柔這個想法!

  「你這卑鄙小……!」話都還沒說完,你的臉就在近距離無限放大,你這變態!

  「去死啦!」我紅著臉,雖然現在我的臉一定紅得很蠢,但為了那條項鍊我還是不得不爭取到最後。

  『這裡是醫院,保持安靜,不懂?還是要再來一次?』我鄙視你、我鄙視你!

  「你去跟牆壁吧你!」現在在你面前的我氣質已經蕩然無存,不過我也不想管了。

  『那算了。』你又捏了捏我的臉,這次的笑容倒是正常了不少。

  想想那一句「我愛妳」,惹得我發笑,笑我們的傻、太傻。

  「不理你了。」我離開那有點溫暖過頭的懷抱,滾回我覺得不太舒服的床上,閉上眼睛。我假裝在賭氣。

  『不理就不理。』你也不管我,只是突然在額頭上留下一吻。

  「你做甚麼!」我猛然睜開眼,換我捏住了你的臉。

  『親妳囉!』輕鬆的說,也不拿開我的手就任我捏著,我知道,我們彼此又靠近了一大步。

  「你不想活了。」放開捏你臉的雙手,正打算朝你腰一掐--

  『那就看誰比較厲害了啊。』甚麼?你的表情告訴我你又在想下流的事情了。

  都還沒想到你想做甚麼,溫熱的就往嘴唇貼上,又被你占便宜了。

  我沒有推開你,現在也好、以後也好--只要有你就好。

  
  「還、我、項、鍊。」換我不識相的在結束之後,死要靠在你耳邊一字一字的說給你。

  你卻動也不動的,卻笑著抱著我,我是叫你還我東西不是叫你給我擁抱好嗎?

  雖然我喜歡你的溫柔、你的體貼,但不代表紀雨辰你可以把我的話當作耳邊風啊!。

  「還--我--!」

  『不要。』你像個孩子一樣回答我,真是夠幼稚了。

  「欠我掐你嗎?」

  『那樣我也不還妳。』

  「為甚麼?」

  『我不喜歡我愛的人身上有她過去喜歡的傢伙的東西。』

  「你國文一定不好對不對?」

  『甚麼意思?』

 

 

         by翗 2013-12-22 01:26PM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樂詠 的頭像
樂詠

╳×雨季般的愛情×╳

凜翗 × 絆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