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3.

 

 

  望著你好長一段時間,被你一句:『妳醒了?』才從腦海真正醒來。

  「嗯……我怎會在這裡?」看了看自己吊著點滴的手,舉起右手揉了揉太陽穴。

  『當然是因為妳病倒囉。』說的一派輕鬆,但我的頭可是痛得要死啊,剛剛明明就不會這樣啊。

  到底是哪出了問題?我不解,最近整個人都不對勁。

  

  就這樣沉默了一整個下午,直到我淡淡的問起那似乎都被我們遺忘的問題:「甚麼時後,可以出院?」

  『醫生說看狀況,再觀察個一天沒問題就行了。』你抬起頭,停下削蘋果的動作,帶著一臉微笑道。

  「那還好久,唉--」我大嘆了口氣,原本還以為你會笑我沒氣質呢。

  走下床,繞過你,走進離病床不遠盥洗室。走的還是有點搖晃,雖然你擔憂的要扶著我,但你陪我來這幹嘛?

  望著鏡子,看著自己憔悴成這副模樣,還真猜不透我到底是要多狼狽我才滿意。

  腦海一閃,映出了畫面不是他,怎卻是你?可能是因為最近和你相處太久了吧?

  我沒有想搬回自己家住啊、孤男寡女不該共處一室啊、男女授受不親這些的想法跟矜持,我沒表面上的那麼氣質也沒那麼有危機意識。

  『妳還好嗎?』你從外頭傳來這一句,一股暖流突然流進心臟。

   大概是有點久沒聽到這句話了吧,竟然就這樣掉下眼淚,我胡亂的擦了擦,對著鏡子裡的自己笑了笑。

  「我沒那麼弱好嗎?真是。」步伐蹣跚的走出盥洗室,要不是我比你矮,我絕對會想送你吃一拳。

  我只不過被你送來醫院而已好嗎?

  『沒事就沒事,眼眶怎麼紅了?』倒是你卻也沒對我說的話有甚麼反應,反而盯著我眼眸看著,皺起眉頭。

  「剛剛洗臉不小心潑進眼睛裡了。」總不能說我因為你的一句話而哭了吧?這樣我看我是要被送到精神病院去了。

  『哦。我扶妳回去吧,怕妳摔個狗吃屎。』帶著一臉看戲的模樣,你拍拍我的頭,拉了我的手往病床走去。『我對妳這麼好,妳有沒有愛上我了?』你突然停下靠在我耳邊輕說。我呸!經過這兩三個禮拜的相處,你的個性我算是了解一半了,你真的很欠打啊!

  「我看你才應該要摔個鼻青臉腫吧。」鄙視般的看著你,直接朝你的腰掐一把。

  『很痛欸!』你揉著被我掐過的地方,另一手趁機弄亂我剛整理好的頭髮。

  「你搞甚麼!我才剛整理好!」暖流個頭啦,是濁流,我收回我之前所有說過你的好的話!


  天色漸漸暗了,還有明天要熬,果真我是討厭醫院的。

  「我想回去了。」我望著窗外,吹著微涼的風,真想從窗戶這裡一躍而下--

  『為甚麼?回去哪裡?』正當你想到這哩,馬上被你這不是時務的傢伙給打斷了。你拿了件外套披在我身上,上頭還依稀有著你的體溫。

  「不知道。」很自動的躺進你懷你,這是我們最近培養出來的默契,連我都覺得好笑又詭異。

  接著我們都沉默了,但這應該是從第一次見面我很不爽的回你話後培養出來的。

  「紀雨辰,唱首歌?」還記得那次把我叫醒的恐怖的魔音,嗯?怎麼沒反應?你不是在喜歡唱歌的嗎?「唉……」我嘆了口氣,看著你驚醒又立刻假裝沒睡著的表情變化。

  『嘆氣甚麼?我這個大帥哥給妳躺,妳還敢給我嘆氣?』嘆氣你居然在我給你表現的時候,竟然不小心睡著了!

  看你白爛的說著,我白了你一眼,不耐煩又敷衍的道:「是是是。」

  再次沉默,這次我選擇閉上雙眼,靜靜的吹著那微涼的風,在有溫度的懷裡,讓心沉澱--

  那段過往,太苦、卻不怎麼甜。淚緩緩從眼角滑落到嘴角了,我笑了笑,眼淚又滑了一滴下來。

  一隻手輕輕的抹去才滑到臉頰的淚水。然而,這卻讓眼眶有點失控了,稀哩嘩啦的伴隨著這場雨季一起落下。

  『妳沒事吧?』摟緊了我,我感覺也不壞,就隨著你也沒甚麼反應。

  「想到我最近有多狼狽就是了。」勉強勾起微笑,都忘了現在這個樣子在你面前有多脆弱,卻還是要逞強。

  我握著你的手,握得緊緊的,好像你會消失一樣,會不會以後我也會失去你?不過,現在的你又算是我的甚麼?而我,又能算是你的誰?

  『都過去了,每個人都有過、我也有。失戀之後,差不多都是這樣吧。』你眼神黯淡了許多,輕撫著我的髮絲,卻又一臉微笑著。不知道是錯覺還是甚麼,感覺你的手似乎又施了點力……錯覺吧。


  --今晚月亮,在雲霧當中隱約見的到。它彎的像把刀,想把誰的心剁碎?

 

                  by翗 2013-12-21  10:02 PM  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樂詠 的頭像
樂詠

╳×雨季般的愛情×╳

凜翗 × 絆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