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2.   (以紀雨辰為視角。)
 
  
  雨天。
  這樣雨季還要多久?

  

 
  沒撐傘,任由雨落在身上,心底的痛楚,逐漸麻痺。
  漫無目的的走在路上,卻看一個女孩坐在長椅,垂著頭。
  我默默的坐到了她的身旁,沒有任何理由,感覺與她像是同病相憐。

  沒有發現到我的存在嗎?
  直到我坐下,妳也沒有抬起頭,看我一眼。
  
  在顫抖嗎?
  是在哭泣嗎?
  
  是什麼讓妳如此難過?
  而我又為什麼開始關心起這個陌生人。
  因為感覺是同病相憐的人嗎?



  「妳沒帶傘嗎?」

  只見抬頭看了我一眼,我才發現到,我把心底的話說了出來,其實我根本不想開口。
  應該說,我與妳是陌生人,不會有任何交集的。

  『干你什麼事?』還帶了點不悅的語氣回答我,還狠狠的瞪了我一眼。

  還是閉嘴吧。
  或許妳只想靜靜的在自己的世界中,不想與他人交集吧。
  望了妳一眼,接著收回視線,輕輕的勾著嘴角,然後不再開口。
 
  一個重量緩緩的壓上來,才發現到,妳已經倒在我身上。
  睡著了嗎?
  
  不能再淋雨,會感冒的。
  橫抱起,讓妳躺在我懷中,妳更縮進的我懷中,彷彿找到了能讓妳安心的地方。
  妳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,是安心的笑容。
  

  回到了我租的公寓中,兩人全身溼答答的滴的一地小水窪。
  看著妳慘白的臉色,在不換下妳身上的濕衣服,一定會感冒的。
  拿了件比較寬鬆的T-shirt,幫妳換掉那溼答答的衣服。

  看著妳熟睡的臉龐,眉間的那憂愁,是為何而來的?
  我想知道。
  是誰讓妳這麼難過的?
  

 
  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,我坐在沙發上睡著了,直到我在張開眼睛時,已經早上九點了。
  看著妳熟睡的樣子,實在不忍心叫妳。
  算了,收留她一晚,已經是破例了,畢竟她是誰,我都不曉得。

  我走到床邊,用手搖著妳,「喂,妳到底要睡到什麼時候啊?」
  接著妳用全身的力氣推開了我,看了我一眼後,又倒下去睡。

  
  這麼累嗎?
  算了。

  一邊走到浴室,一邊脫著身上的衣服,嘴裡還唱著歌。
  等我轉過頭,看到妳摀著耳朵,表情猙獰、痛苦的從床上爬了起來。

  『好啦!』

  我的歌聲有這麼難聽?
  而且還難聽的能把人吵醒。

  我看著妳,不由自主的笑了起來。
  告訴了妳,在妳睡著的時候,我做了些什麼。

  
  「妳看妳齁。」

  『怎樣?』

  不知道妳的名字,妳的個性,卻能很直接、很自然的……鬧著玩。

  而這就是我們最初的開始。



 
  妳,季雨,走進了我的世界,每天都在打打鬧鬧的日子度過。
  『紀雨辰,你鬧夠了沒有!快還我!』妳跳著手揮來揮去,企圖要把我手上的項鍊拿走。
  「那就來搶啊!」我有著一八三的身高,而她只有一六五的身高,跳阿跳的也勾不到我的手。
  『還來。』 
  會這樣拿走妳視如珍寶的項鍊,是因為我忌妒。
  這種情緒,不應該出現在我身上才對。

  打打鬧鬧是我們的開始。
  走到了最後,我們的愛情,會始終如一嗎?




  『哈啾--!』妳摸著鼻子,不知道在想些什麼。
  「生病了?」我擔心的摸著妳的頭。
  妳只拿了張衛生紙擦著鼻子,『不知道。』
  「快回家吧。」默默的看著妳,等妳好後,輕輕的牽起妳的手,而妳因為害羞整個臉紅的像蘋果,頭垂的低低。

  

  一路上,我們說了好多好多。
  過去,我們曾未踏進雙方的世界裡。
  未來,一個我們都不知道的未知數。

  不知道的說到往事,我竟然流淚了。
  一個大男人流著淚,丟不丟臉啊,這樣的在心底罵著自己。
  而且還在妳面前流淚,真的是……

  只見妳心疼的看著我,踮起腳,伸出手,溫柔的抹去我的淚水。
  我驚訝的看著妳,而妳只是淡淡的笑著,沒有多說些甚麼。
  我只好假裝什麼是都沒有發生的催促妳走快點。



 
  回家後,我妳整個就躺在我那雙人床上,呼吸規律,進入夢鄉。
  深怕把妳吵醒,只好輕輕的把妳抱起,蓋好被子。

  當妳醒來時,早已黃昏。
  我坐在沙發上,本來在看電視節目,轉頭剛好發現妳已經醒了過來。

  「醒了?」


  『嗯。』
  妳虛浮的踏著步伐,向是努力的要走到我身旁。
  看著妳不對勁,我馬上起身,要往妳靠近,才發現妳已經快倒地。
  我馬上用身體擋著妳要撞到地上的衝擊。

  怎麼突然昏倒了?
  心裡慌的不知道該怎麼辦。
  
  對,送醫,這時候該送醫才對。
  抱著妳,馬上搭著計程車到了醫院。


  醫生說,妳感冒很久了,卻沒看病,讓普通的感冒,差點轉成肺炎。
  真是的,為什麼不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呢,季雨。

  直到護士幫妳打好點滴,妳還是熟睡著。
  看著時鐘上的時間,已經很晚了。

  我趴在床邊看著妳的熟睡臉,緊緊的握著妳的手,不經想……
  

  愛情就這麼來了嗎?
  妳這麼突然的走進了我的世界,是上天給我的禮物嗎?
  還是我們真的只是同病相憐的人,互相覺得對方可憐,同情對方,然後捨不得放下對方呢?
  

  季雨,妳告訴我。
  這真的是愛情嗎?

 

 

  002. By樂詠Ruuingu 2013/11/18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樂詠 的頭像
樂詠

╳×雨季般的愛情×╳

樂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